晨子不是橙子

我想变成甜甜的棉花糖

那个干部不是人

Ps : www一年前入坑文豪,蠢蠢欲动想写文,结果一直拖到现在www本来想520那天发的,可是那天我功课太多就忘了,就把这篇当做出来许久的祝福吧啦啦啦

————————————————————————————

   食用前请先看预警: 

  •  此篇文是我在晚自习摸鱼摸出来的,信我,很烂,真的

  • 感觉会有那么亿点点的ooc……如果被雷到……请各位妈咪亲点喷

  • all太,主中太

       

      正文



       港口黑手党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他们的那位最年少的干部,太宰治,不是人。

      

       好嘛其实说完全不是人也不是那么对头的,毕竟人家好歹上半部身体是人……也就下半身非人了而已。太宰干部的下身……是一条特长的蛇尾巴,看上去就跟某大吃货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女娲一样。


    嗯——就非常诱人。


    太宰干部的尾巴又长又漂亮,银白色的细鳞遍布其上,随着身体的扭动动荡着,像湖面上倒映着的月亮的影子,波光粼粼,美好而易碎。又像是正月里的雪,细腻柔滑,在阳光的照射下,被镀上了一层白金色的光晕。半边消融半边实存,一种虚幻的惊艳。几条绷带零零散散地缠在尾巴上,将掉未掉。虚虚的遮挡着干部大人的蛇尾,可从中窥见干部大人的下身……


     小干部用下腹的腹鳞动作。行动时一点声音都没有,偶然能听见微小的鳞和地毯摩擦的细碎声。尾巴尖在空中上下晃动,像小猫咪似的一甩一甩,在你心坎里转着花儿。挠的心窝直发痒,特想一把抓住眼前不断点火的,白嫩嫩的尾巴到手里好一正揉搓。


     嚯,这样小干部说不准会直接软下身子,用那闪着泪花的红通通的大眼睛瞪着你,一边用隐忍的细嗓子压着声儿骂你  “hen tai  ”  一边用力将尾巴从你的魔掌中就回来。说不准还会用尾巴  “啪——”一下,在你脸上留下一个不痛不痒的红印子,再转身气呼呼的甩着尾巴离开了。

    

       你会生气吗?当然不会,谁会和小猫咪生气呢?张牙舞爪的小猫咪,瞪大一双水汪汪的猫猫眼朝你  “咪呜咪呜” 的交唤你会生气?反正我不会。


      咳,当然了,有的人有贼心没贼胆。一方面是因为干部的权威,另一方面谁也不想与重力或罗生门一战,骨灰都给你扬了你敢?再者就是世界那么大,我还没看够,还不想那么快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或是被发现被人抹了脖子倒在哪个下水沟里。

      干啊,如果能摸到宰宰的尾巴就算死小生这辈子也是值了。



       太宰大人有一条敏感的蛇舌。细细的舌身尖端分叉,粉粉嫩嫩。说话的时候一闪一闪的,时而从一排银牙中探出头来,时而隐没在玫瑰色的唇中。



         因为小干部的舌头特别敏感,所以太咸太辣太苦太甜太酸太烫太凉的都不能吃。但干部大人却对蟹肉罐头情有独钟,就算吃完舌头会发麻,可能还会闹肚肚子。但太宰大人始终不听劝,依旧不掩饰对蟹肉罐头的热爱。


       一天五六罐蟹肉那都不算什么,都不够小干部嚯嚯的。吃完一天的量,小干部当然会伸手在要,但是绝对不可能再给小干部蟹肉罐头了。但你觉得这就完了吗?No,No,No。错了年轻人。这时候才是关键,你打死都想不到干部大人会从哪个地道或小隔间里翻出那么一打的蟹肉罐头。谁知道干部大人会把东西藏哪里啊?没收了有会有,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都能藏,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太宰干部藏不到的。



     不过,有的时候,小干部会暂且放下罐头,叫下属端来一盘辣咖喱,边吃边掉眼泪。被辣的不住  “嘶——嘶——” 叫唤,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却还是继续吃着盘中的咖喱。一杯又一杯冷水下肚,等会儿准会闹肚子。

     

        可小干部哪管这些啊。他一口一口的吃下热气腾腾的,被黄棕色的咖喱包裹着的米饭。直到盘中最后一粒米饭扒拉干净。吃完后的小干部才会泪汪汪的找人哭诉,说咖喱真的好辣。但倘若被人问起是否还要吃咖喱时,小干部准会大声告诉你,


       咖喱那么好吃,当然下次还要啦


      可是,我亲爱的小干部啊。为什么你偏偏就一定要吃辣咖喱呢?你明明就不喜欢吃辣啊……



      干部大人怕冷的很,也许是因为身体一半是蛇的缘故,干部大人体温比常人要低上很多,一双手冰凉凉的,脸色也很白,像生了什么大病似的。很担心小干部下一秒会不会魂归黄泉比良坂。


     因为小干部怕冷的很,就特别需要一个大型暖宝宝来抵御寒冷。于是乎,由于身上寄宿着荒霸吐而体温较高的中原干部就成了太宰大人专用的可移动式的人形暖宝宝。


    太宰大人一没事干就喜欢窝在中原干部怀里打瞌睡或是坐在中原干部腿上打游戏。有时候中原干部在处理文件,太宰大人就趴在中原干部的背上,从后面抱住中原干部,毛茸茸的脑袋抵在中原干部的肩上,有意无意的蹭蹭,长长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有时太宰干部会干脆直接把尾巴缠在中原干部腰上,腿上。整条蛇懒洋洋的趴在中原干部背上,打一个大大大哈欠就依着这姿势睡着了。



    中原干部?中原干部!你正经一点啊!不是说太宰先生躺在你身上很重的吗?不是说不喜欢别人把你当做抱枕的吗?你在做什么啊?!!你笑咩啊??!你从太宰先生贴过来那一刻起你就没有停止笑过了,你嘴角一直扬着它不酸的吗???你刚刚不是还在说   “讨厌的青花鱼,怕冷就多穿点,一直躺在别人身上你不羞耻吗?”的吗?你现在在干嘛?把手从太宰先生腰上拿开啊!!!还往怀里带是几个意思?你搞咩啊!!!


      www人家怀里也很暖和很舒服的www我也想要软软的太宰先生抱抱(咬手帕),太宰大人康康我啊!!!!


       

       太宰干部做什么都是兴致缺缺的样子,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好像世界上唯有蟹肉罐头和自✘杀可以让那位大人提前一点精神来。


    太宰大人为了追求梦寐以求的死亡,自✘杀手段可谓是花样百出。什么服药,饮✘弹,上✘吊,割✘腕百试不爽。不过太宰大人更为青睐的是如水。


     “啊啊啊,一边在水中下沉一边感受着水淹没鼻腔,漫过全身,在身体中流淌,这感觉可真是……棒极了……”


     这是某条刚被人下属从水中捞出来,浑身湿漉漉的小干部的原话。


     小干部这一癖好可是操碎了其下属的心。作为太宰干部的手下不仅要做一些规定的任务时常还要担心下自家小上司是不是有去哪里入水了。太宰干部的手下手中的黑色公文包里装的可能不只有文书,还有 “四大样” :剪刀、渔网、手电筒以及干毛巾。就是为了防止自家不省心的小干部突然看上了那条河,去来一场说跳就跳的漂流之旅。


     可怜一众下属,个个厚壮的大老爷儿们跟个老妈子似的。为了小干部奔来奔去。有时候实在找不到人了又只能去找上司搭档中原干部。于是乎一堆黑衣男还有一个干部满横滨跑。生怕自家小干部被哪个不怕死的家伙给带走。废话,这么可爱的小干部谁不想要啊?给你你不要啊?不过当然不肯能给你就是了。


     虽然小干部有时会像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点子,提出一些摸不着头脑的要求。但我们都很爱他,就算小干部不是人也爱他,港口黑手党怪物多的去了,一条蛇而已,又不是养不起了。


    这是我们的小干部,我们的太宰先生,我们都深深爱着他。



END



——————————————


    欧耶,终于码完了。有点小激动(苍蝇搓手)。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这里是人间失智,感谢遇见



Ps:呃……那什么红心蓝手就拜托大家惹……来点评论也不是不可以(小声逼逼)


评论(21)

热度(156)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